1. <th id="dbnml"><video id="dbnml"></video></th>
      2. <u id="dbnml"><span id="dbnml"><meter id="dbnml"></meter></span></u>
        <dfn id="dbnml"><s id="dbnml"><delect id="dbnml"></delect></s></dfn><u id="dbnml"><progress id="dbnml"><tt id="dbnml"></tt></progress></u>
          聯系電話:029-87428981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技術規范城市實現“雙碳”的三個行動設想

          聯系我們 / CONTACT

          聯系電話

          029-87428981

          • 電話:029-87447626
          • 郵箱:hongfacompany@163.com
          • 地址:西安曲江新區旺座曲江E座11層1103-1104號

          城市實現“雙碳”的三個行動設想

          日期:2021-06-30
          信息摘要:

          “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,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”的“雙碳”戰略目標,既是中國的鄭重承諾,也開啟了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,能源、工業、交通、住房和城鄉建設等領域為此按下了“減碳、脫碳”的“加速鍵”。城市集合了上述領域,是落實“雙碳”戰略目標的主體,對相應的規劃提出了新的挑戰和要求。在“雙碳”戰略目標下,城市規劃需要在城市空間層面細化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的時間表和路線圖,制

          “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,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”的“雙碳”戰略目標,既是中國的鄭重承諾,也開啟了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,能源、工業、交通、住房和城鄉建設等領域為此按下了“減碳、脫碳”的“加速鍵”。城市集合了上述領域,是落實“雙碳”戰略目標的主體,對相應的規劃提出了新的挑戰和要求。在“雙碳”戰略目標下,城市規劃需要在城市空間層面細化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的時間表和路線圖,制定統領各領域碳達峰目標和減碳路徑的行動方案。因此,按照不同階段的特點,可有針對性地開展三類行動。

          建成空間能效提升行動:推動盡早碳達峰

          目前,國家、省、市都在加緊制定碳達峰時間和峰值總量,同時采取碳排放配額管控,**碳市場發電行業**個履約周期于今年年初正式啟動,可預見的是各行業、城市也會陸續實施碳排放配額管控,納入統一的碳交易市場。在市場引導下,能源、工業領域為規避超出配額帶來的成本支出,會主動去化產能、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或實施清潔能源替代行動。在權衡發展和減排的前提下,提升建成空間能效,是大多數城市盡早實現碳達峰的切實可行路徑。建成空間整體能效提升行動將覆蓋能源、工業、交通、住房和城鄉建設等部門,措施包括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、工業企業節能技術改造、工業產品循環利用、節能導向建筑改造等。除提高既有“高碳”存量空間的能源使用效率外,“高碳”增量空間將受到嚴格管控。例如,生態環境部發布的《關于加強高耗能、高排放建設項目生態環境源頭防控的指導意見》提出,將碳排放影響評價納入環境影響評價體系。因此,建成空間能效提升和“高碳”增量空間嚴格管控,將成為城市擺脫“高碳鎖定”效應、實現盡早碳達峰的重點行動。

          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:助力快速減排

          “零碳”城市更新是綠色城市更新的“**版”,相比“低碳”“近零碳排放”概念,“零碳”更加明確以社區、園區等為碳排放邊界,實現全生命周期凈碳排放為零。能源基礎設施的“清潔化更新”是**要務。就能源生產端而言,可再生能源機組、調峰機組、儲能設施將實現大規模開發;就輸送端而言,除集中生產、跨區域遠距離傳輸的“大電網”外,負荷集中地區將建設分布式生產、就地消納的微電網,通過城市更新方式,建成覆蓋社區、園區的分布式清潔能源設施網絡;就使用端而言,工業、交通、建筑等領域終端,實施電氣化更新改造,為全面接入清潔能源留有接口。在減排目標的倒逼下,城市新建建筑將嚴格采用“零碳”模式建造運行,過量建設和大拆大建等“高碳”行為將被杜絕,建成空間的零碳化改造成為主要任務,城市將推動一批零碳社區、零碳園區、零碳建筑試點,以點帶面實現整體減排?;茉聪嚓P設施(如煤礦、油田、火電廠、輸油管道等)將面臨廢棄,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可通過關閉退出煤礦、油田等空間實施生態復墾、建設風光電等可再生能源設施,實現“高碳到零碳”“碳排到碳匯”的轉型。

          在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中,西部地區城市將面臨更大的機會和風險。機會一方面在于西部地區可再生資源豐富、可再生能源成本更低,另一方面在于西部地區化石能源稟賦好、開采條件好,未來將承擔化石能源“壓艙石”作用,保障化石能源的原料屬性和戰略安全屬性。風險在于西部地區城市高碳鎖定效應更強,可能造成碳達峰時間滯后或峰值過高,從而錯失可再生能源產業變革機會,在“舊能源”賽道上越走越遠。

          城市碳匯增強行動:實現全面中和

          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通過以點帶面實現城市整體減排,但保障戰略安全的化石能源消耗不可能被全面替代,這部分碳排放就需要城市碳匯增強行動和新技術應用(碳捕捉、碳封存等)的支持,從而實現全面中和?!?*森林經營規劃(2016~2050年)》提出,2050年**森林覆蓋率穩定在26%以上,森林蓄積量達到230億立方米以上,接近國家有關部門研究評估出的我國森林覆蓋率**潛力有可能達到28%左右,對應森林蓄積量約285億立方米。

          因此,城市碳匯增強行動要實現“量質并舉”,在持續增加生態碳匯面積的前提下,推動以提升碳匯效率為導向的生態修復工程。比如,培育固碳能力強的樹種、優化城市林地結構、提高生長期林地占比等。相比“綠碳”,城市碳匯增強行動應重點關注固碳潛力更大的“藍碳”空間,保護紅樹林、海草床、沿海鹽沼濕地等重要海洋碳匯資源,拓展碳匯漁業、碳匯養殖等“碳匯+”工程,從“藍綠雙碳”維度增強城市碳匯水平。


          部分圖文轉載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


          分享至: 微信
          新浪微博QQ空間
          上一篇
          下一篇

          城市實現“雙碳”的三個行動設想

          發布日期:

          “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,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”的“雙碳”戰略目標,既是中國的鄭重承諾,也開啟了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,能源、工業、交通、住房和城鄉建設等領域為此按下了“減碳、脫碳”的“加速鍵”。城市集合了上述領域,是落實“雙碳”戰略目標的主體,對相應的規劃提出了新的挑戰和要求。在“雙碳”戰略目標下,城市規劃需要在城市空間層面細化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的時間表和路線圖,制

          “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,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”的“雙碳”戰略目標,既是中國的鄭重承諾,也開啟了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,能源、工業、交通、住房和城鄉建設等領域為此按下了“減碳、脫碳”的“加速鍵”。城市集合了上述領域,是落實“雙碳”戰略目標的主體,對相應的規劃提出了新的挑戰和要求。在“雙碳”戰略目標下,城市規劃需要在城市空間層面細化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的時間表和路線圖,制定統領各領域碳達峰目標和減碳路徑的行動方案。因此,按照不同階段的特點,可有針對性地開展三類行動。

          建成空間能效提升行動:推動盡早碳達峰

          目前,國家、省、市都在加緊制定碳達峰時間和峰值總量,同時采取碳排放配額管控,**碳市場發電行業**個履約周期于今年年初正式啟動,可預見的是各行業、城市也會陸續實施碳排放配額管控,納入統一的碳交易市場。在市場引導下,能源、工業領域為規避超出配額帶來的成本支出,會主動去化產能、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或實施清潔能源替代行動。在權衡發展和減排的前提下,提升建成空間能效,是大多數城市盡早實現碳達峰的切實可行路徑。建成空間整體能效提升行動將覆蓋能源、工業、交通、住房和城鄉建設等部門,措施包括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、工業企業節能技術改造、工業產品循環利用、節能導向建筑改造等。除提高既有“高碳”存量空間的能源使用效率外,“高碳”增量空間將受到嚴格管控。例如,生態環境部發布的《關于加強高耗能、高排放建設項目生態環境源頭防控的指導意見》提出,將碳排放影響評價納入環境影響評價體系。因此,建成空間能效提升和“高碳”增量空間嚴格管控,將成為城市擺脫“高碳鎖定”效應、實現盡早碳達峰的重點行動。

          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:助力快速減排

          “零碳”城市更新是綠色城市更新的“**版”,相比“低碳”“近零碳排放”概念,“零碳”更加明確以社區、園區等為碳排放邊界,實現全生命周期凈碳排放為零。能源基礎設施的“清潔化更新”是**要務。就能源生產端而言,可再生能源機組、調峰機組、儲能設施將實現大規模開發;就輸送端而言,除集中生產、跨區域遠距離傳輸的“大電網”外,負荷集中地區將建設分布式生產、就地消納的微電網,通過城市更新方式,建成覆蓋社區、園區的分布式清潔能源設施網絡;就使用端而言,工業、交通、建筑等領域終端,實施電氣化更新改造,為全面接入清潔能源留有接口。在減排目標的倒逼下,城市新建建筑將嚴格采用“零碳”模式建造運行,過量建設和大拆大建等“高碳”行為將被杜絕,建成空間的零碳化改造成為主要任務,城市將推動一批零碳社區、零碳園區、零碳建筑試點,以點帶面實現整體減排?;茉聪嚓P設施(如煤礦、油田、火電廠、輸油管道等)將面臨廢棄,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可通過關閉退出煤礦、油田等空間實施生態復墾、建設風光電等可再生能源設施,實現“高碳到零碳”“碳排到碳匯”的轉型。

          在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中,西部地區城市將面臨更大的機會和風險。機會一方面在于西部地區可再生資源豐富、可再生能源成本更低,另一方面在于西部地區化石能源稟賦好、開采條件好,未來將承擔化石能源“壓艙石”作用,保障化石能源的原料屬性和戰略安全屬性。風險在于西部地區城市高碳鎖定效應更強,可能造成碳達峰時間滯后或峰值過高,從而錯失可再生能源產業變革機會,在“舊能源”賽道上越走越遠。

          城市碳匯增強行動:實現全面中和

          “零碳”城市更新行動通過以點帶面實現城市整體減排,但保障戰略安全的化石能源消耗不可能被全面替代,這部分碳排放就需要城市碳匯增強行動和新技術應用(碳捕捉、碳封存等)的支持,從而實現全面中和?!?*森林經營規劃(2016~2050年)》提出,2050年**森林覆蓋率穩定在26%以上,森林蓄積量達到230億立方米以上,接近國家有關部門研究評估出的我國森林覆蓋率**潛力有可能達到28%左右,對應森林蓄積量約285億立方米。

          因此,城市碳匯增強行動要實現“量質并舉”,在持續增加生態碳匯面積的前提下,推動以提升碳匯效率為導向的生態修復工程。比如,培育固碳能力強的樹種、優化城市林地結構、提高生長期林地占比等。相比“綠碳”,城市碳匯增強行動應重點關注固碳潛力更大的“藍碳”空間,保護紅樹林、海草床、沿海鹽沼濕地等重要海洋碳匯資源,拓展碳匯漁業、碳匯養殖等“碳匯+”工程,從“藍綠雙碳”維度增強城市碳匯水平。


          部分圖文轉載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


          上一篇
          下一篇

          Copyright ? 西安鴻發施工圖設計審查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|陜ICP備2021008345號-1|技術支持:萬商云集|企業資質

          陜公網安備 61011302001327號

          Copyright ? 西安鴻發施工圖設計審查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|陜ICP備2021008345號-1|技術支持:萬商云集|企業資質

          >快捷入口

          聯系電話

          029-87428981 029-87447626
          微信掃一掃

          微信掃一掃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亚洲AV一区二区三区四区